您好,歡迎訪問水文化官方網站!
當前位置:首頁 > 博覽 > 水文化知識 >

水,最初的血最后的淚

    水,當然與我們的文化息息相關,水,是人類之源,是民族之源,也是文化之源,甚至可以說,沒有水,就沒有我們人類源遠流長的文化。 
    據說盤古開天辟地后,身體幻化成了山川大地,血液變成了大地上的水…… 
    而在若干年之后,有了一個關于水的公益廣告:“不要讓人類看到的最后一滴水是我們自己的眼淚”…… 
    水貫穿著我們的歷史,但希望這不是一部“血淚史”。 
    3月22日是世界水日,這是提醒公眾重視水資源問題的一個特殊的日子,而今年世界水日的主題是“水與文化”。 
    水,當然與我們的文化息息相關,水,是人類之源,是民族之源,也是文化之源,甚至可以說,沒有水,就沒有我們人類源遠流長的文化。 
    我們的祖先擇水而居,逐水而行,那滾滾的東逝水,曾洗滌出商周的青銅寶劍,曾經歷過赤壁的烈火狼煙,曾聆聽過孔子逝者如斯的長嘆,也曾埋葬過屈子不肯隨波逐流的靈魂…… 
    水連接著我們的愛情,“蒹葭蒼蒼,白露為霜。所謂伊人,在水一方”…… 
    水見證著歷史的變遷,“大江東去,浪淘盡,千古風流人物”…… 
    水荷載著我們的鄉愁,淺淺的海峽,隔不斷我們的鄉思,客船上的鐘聲,敲進我們鄉愁的夢里…… 
    水涵養著我們的生命,古埃及人有一首長詩吟唱尼羅河:“呵!尼羅河,我稱贊你。你從大地涌流而出,養活著埃及……一旦你的水流減少,人們就停止了呼吸……” 
    可如今呢?水被污染了,文化被污染了,我們面對著的,不再是一個可以讓我們“詩意棲居”的世界。 
    舉目四顧——長江告急、黃河告急、珠江告急……洞庭湖在縮小、鄱陽湖在縮小、青海湖在縮小…… 
    哈爾濱的松花江被污染、四川的沱江被污染、廣東的北江被污染…… 
    污染和浪費讓多少清水被白白地糟蹋?我們是在暴殄天物,我們是在進行著對水的犯罪啊! 
    “給我一瓢長江水啊長江水,那酒一樣的長江水”,余光中這樣說。可是如今的長江水你敢喝嗎?當我們“日日思君不見君”的時候,上游和下游,可能都掬不起一捧沒有污染的江水了。環保作家哲夫說,上世紀80年代前期,《諷刺與幽默》上曾刊過一幅令他20年后依然印象深刻的漫畫,漫畫里,兩條龍在蜿蜒翻騰。黃河在呼叫長江:“長江,長江,我是黃河!”長江的回應令人黯然,“黃河,黃河,我也是黃河”。 
    南京作家葉兆言說:“我小時候的秦淮河那水才叫清,可以說是一清見底,里邊的魚蝦水草卵石看得一清二楚,那水捧起來就可以喝,現在誰還敢喝?”看來,漿聲燈影里的秦淮河也早已成為舊日的風景了。 
    3月16日至22日,第四屆世界水資源論壇在墨西哥召開,根據本屆水資源論壇公布的最新數據,全世界水資源總量約14億立方米,而其中只有2.5%是可飲用的淡水,這其中70%又被用于農業灌溉。到2025年,預計全球將有30億人遭遇水危機。這是我們不得不重視的警告。 
    如果沒有了水,世界將會怎樣?在哲夫的報告文學中,我們已經看到缺水給我們帶來的可怕情景了:“定西人從不洗澡,偶爾洗臉也有章法,不論家中有多少孩子,也只一碗雨水而已。一溜兒站開有七八個孩娃———最少的人家也得有四五個孩子,當娘的將那一碗水喝上一口,順時針往一溜七八個孩娃的臉上挨個噴去,臉上沾了濕氣的孩子們便拿小手往臉上緊抹擦,這臉便算是美美地洗過了。這時碗中也只剩得有半口水光景,做母親的便用那水沾濕手巾一角,細細地擦抹自己的臉。男人的臉面也還是要洗的,趁著毛巾還是濕的,便輪男人享用了……”我們不要在失去的時候,才知道水的可貴。 
    在今年兩會的記者招待會上,溫家寶總理坦誠地說:“如果說‘十五’計劃我們大多數的指標都基本完成了,但是坦白地告訴大家,環境指標沒有完成。”但他也表示了政府的決心:中國決不能走先污染、后治理的老路,要給子孫后代留一片青山綠水。 
    水可載舟,亦可覆舟,水能夠養育我們,同樣,也能夠毀滅我們。所以,我們必須對水充滿敬畏,不要讓這最初的血,變成我們最后的淚…… 
    
      (生活報)

相關熱詞:

相關閱讀

最精准三肖六码3肖6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