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歡迎訪問水文化官方網站!
當前位置:首頁 > 研究 > 課題研究 >

淮河三花

 

    秀麗的淮河,從桐柏山發源,曲流宛轉,滋潤著中原大地,哺育著兩岸兒女。千百年來,引得文人薈萃,詩文繁衍,更造就了優美的民間藝術。“淮河三花”,恰似淮河岸邊濃香四溢的幽蘭,以它獨特的藝術魅力,吸引著廣大人民,聞名中外。“淮河三花”是指花鼓燈、鳳陽花鼓和衛調花鼓而言。在淮河兩岸,不管是鬢發霜染的老人,還是孤居異域的赤子,只要提起“淮河三花”,莫不喚起寶貴的記憶,引起如癡如醉的思鄉之情…… 


    歌舞并茂的花鼓燈花鼓燈,以淮河岸畔的蚌埠、懷遠、鳳臺、淮南、鳳陽為最盛。千百年來,這里的每個村莊集鎮,幾乎都有農民自己的花鼓燈班子,一般在逢年過節、廟會和農閑時候演出。它沒有專業演員和專業組織,而且演出中從不找人要錢。正如一首燈歌中所說:

 

    花鼓一打頭對頭,玩燈全靠月當頭,

    不要銀錢買燈草,又省銅板打燈油,

    玩燈為了交朋友。

    花鼓燈的演出,多在村頭樹下或打麥場上。月光下,老柳樹上掛起斗大紅燈,或是干脆四圍架起高粱秸火堆來照明。然后打起鑼鼓,開始玩燈。觀眾圍坐在四周,或是站在板凳上,蹲在樹杈上,扒在草垛上,場面十分有趣。從太陽落山直玩到太陽出山,即所謂“兩頭紅”。花鼓燈的男角,統稱“鼓架子”,身穿短上衣、花圍腰、燈籠褲,頭扎白毛巾。舞起來活潑麻利,熱情風趣,給人以生龍活虎的感覺。女角統稱“蘭花”,花鼓燈的歌和舞的精華都靠蘭花來體現,看燈班子的水平也往往以蘭花的水平而定。蘭花的打扮俏麗動人:她們頭頂紅綢繡球,飄下的兩條彩帶直垂胸前。上身穿緊身彩衣,腰系石榴長裙。演出時左手拿輕軟彩巾,右后持花扇,舞起來恰似丹鳳朝陽,艷麗無比。他們舞起來分“大花場”和“小花場”。“大花場”就是群舞,由領舞的鼓架子高舉青竹彩綢的花傘,率領全體鼓架和蘭花翩翩起舞,并不斷翻傘為號,領著大家變換隊形,舞出“五朵梅”、“龍吐水”、“九連杯”、“滿天星”等優美圖形。而那“小花場”,則是雙人舞或三人舞,風趣優美的“搶板凳’、“搶扇子”、“搶汗巾”是多少年來膾炙人口的“小花場”代表舞蹈。花鼓燈的燈歌,內容豐富,題材廣泛。凡在淮河地區居住者,幾乎都知道流傳最廣的幾首燈歌。


    表現燈友親密友愛的有: 

    小小花傘花又花,天下燈友是一家。

    一家人不說兩樣話,一棵樹不開兩樣花!

    表現青年男女純真質樸愛情的有: 

    送郎送到五里崗,我送小郎一把炮仗,

    走一里放一個,你走二里放一雙,

    看不見親人我聽炮響。

    表現游子身居異地思鄉心切的有: 

    小小鯉魚紅紅的腮,上江游到下江來,

    闖過九十九道青絲網,繞過九十九道釣魚臺,

    不為思鄉俺不來!

    和許多兄弟民間藝術一樣,在淮河上下,依地區不同也出現了一些有代表性的花鼓燈藝人。馮國佩,藝名“小金蓮”。他飾演的蘭化,舞姿優美動人,感情含蓄真摯。他是1953年花鼓燈藝人進京演出的主角,現任蚌埠市文工團藝術顧問,原中國舞蹈家協會理事。他曾應邀參加聯合國科教文組織的亞洲民間舞研究會,向世界各國舞蹈家表演和介紹花鼓燈。陳敬之,藝名“一條線”,馳名于鳳臺一帶。他的表演豪放動人,別具一格,曾應邀去北京舞蹈學院講授花鼓燈,受到首都文藝界歡迎。此外,還有七歲下場打鼓,名聞淮河上下的鼓師常春利,藝名“小白鞋”;舞來俏麗風雅的懷遠縣鄭九如;綽號“小紅鞋”的淮南楊在先;著名的鼓架子钅 且洪云、石敬禮。他們或在藝術團體授藝,或在藝術學校教學,都享有較高的聲譽。解放后,花鼓燈被確認為漢族舞蹈中的代表性民間歌舞。地處花鼓燈中心的蚌埠市,除了接待來自全國各地的文藝團體來學燈采風外,還不斷推陳出新,創作了許多花鼓燈新節目,多次在全國會演、華東會演中獲獎。他們大膽地發展了花鼓燈歌舞劇,《摸花橋》已被西安電影廠拍成舞臺片,《玩燈人的婚禮》被選去北京參加獻禮演出,榮獲國家頒發的創作和表演獎。 


    歷史悠久的鳳陽花鼓鳳陽花鼓,是廣泛流傳在鳳陽地區的民間藝術。別說是淮河兩岸的老鄉,就是北國嶺南的同胞,也都會哼唱這首全國流傳的花鼓歌:

 
    說鳳陽,道鳳陽,鳳陽本是個好地方,

    自從出了朱皇帝,十年倒有九年荒……

    歷史上,鳳陽地區飽受兵火之苦,再加上淮河累累泛濫,使鳳陽人民流離失所,苦不堪言,這首訴說勞動人民苦難的花鼓歌,也隨著討飯的鳳陽人走向全國。鳳陽花鼓,一般是一男一女演唱。女角左手持一又扁又圓的細竹鼓條,演唱時,女演員長長的鼓條跳動在花鼓上,音韻和諧,配合上男演員敲響的小鑼,二人邊舞邊唱。這種演唱藝術可以在門前小巷演出,也可以登上清致的舞臺演出,很受群眾歡迎。隨著鳳陽地區生產日新月異的變化,新的鳳陽花鼓燈節目不斷涌出。女高音歌唱家潘玲馨演唱的鳳陽花鼓《王三姐趕集》,在全國影響較大,已由唱片社錄制成盒帶,向國內外發行,使旅居海外的僑胞也能時時飽聆鄉音。 


    唱出新聲的衛調花鼓說起衛調花鼓,年輕者便知者甚少了。這是因為它產生在淮河古鎮——長淮衛,是一種民間戲曲,因最初在長淮衛流傳,故名衛調花鼓。在明清年間,長淮衛是一個桅舶如林,酒肆遍街的繁華鎮街,當時的衛調花鼓劇團很活躍,它們有許多本傳統戲,有許多傳奇式的代表性藝人。如名藝人陳廣仁,在告狀的公堂上一段衛調花鼓演唱不僅述清了冤屈,還受到縣老爺的寬待,至今留有“陳廣仁跪大堂”的佳話。后來,隨著淮水泛濫,長淮衛多次被淪為澤國,藝人們被迫流落北鄉,逐步形成了現在名噪皖北的淮北花鼓戲。但是,衛調花鼓仍在長淮衛農民中流傳,每逢年節,農民們自由組合,演唱衛調花鼓,甚至形成半專門劇團。解放后,長淮衛民間衛調花鼓藝人李亞茹去北京參加全國會演,一曲衛調花鼓博得滿場掌聲。絢麗多彩的“淮河三花”,千百年來,在人民之中創造和成長。而今,陽光燦爛,大地春回,這株株淮畔幽蘭正在伸枝展葉,吐蕊噴香……


    懷遠著名花鼓燈藝人事略懷遠著名花鼓燈藝人事略


    葛士靜懷遠花鼓燈究竟起源于何時,因現存各種文字資料均無記載,目前只能以口碑推斷。據老藝人們記憶,清朝光緒年間,懷遠農村的花鼓燈活動就已非常興盛,并且出現了不少著名的花鼓燈老藝人。如傅金云、石萬美、馬金先、葛樹堂、袁小鴨、鄭廣發、廖士標、符培相、侯中成、陳廣美等。這個時期的花鼓燈藝術已經比較完整,傅金云的鼓架子,石萬美的蘭花,互相配合,相得益彰,珠聯璧合,曾被飲譽為花鼓燈的“金鼓銀鑼”。同時,在這個時期懷遠還以淮河、渦河、芡河的沿河地區為軸心,形成了花鼓燈藝人較為集中的幾處“燈窩子”。分布情況,大致如下:一、西南部地區(淮河以西,芡河以南)這里是懷遠流派的核心地區之一。它又可以分為三個小流派。1

相關熱詞:

相關閱讀

最精准三肖六码3肖6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