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歡迎訪問水文化官方網站!
當前位置:首頁 > 博覽 > 水故事 >

女站長的三個夢

 

 

洪水中的萍鄉水文

 

  劉艷,大學時曾在SCI收錄期刊上發表過一個課題成果,了解蚊子習性,以此尋找驅蚊效果的化合物。
  但她可能從沒想過,自己后來的工作經常與蚊子打交道,除了蚊子還有雨鞋和雨衣,因為這是一名基層水文工作者必須面臨的,她更沒想過有一天自己邋遢到40多個小時沒洗臉、沒刷牙、沒換衣服……
 

1 公主夢

  和其他女孩兒一樣,劉艷也有個公主夢,扎著馬尾辮,穿著漂亮的衣服,被爸媽和愛人捧在手心里。
  媽媽對于她來說是個特別的符號,媽媽的偉大不僅僅是生養之恩。每年農歷六月初五,她都能清晰地記得這個日子,這天,她都會盡可能抽時間,好好陪媽媽過個生日。
今年的生日,公歷時間是7月7日,她和往年一樣,早早就計劃好了。
  “萍鄉站休假人員趕回站測流,立即!”7日清晨,工作群里,站長姚國龍發出通知,語氣堅硬。
  馬上和站長請了假,他也理解并同意。抬頭看著艷陽高照的天氣,她猶豫了很久,要不要還是回去站上,萬一下雨了呢?還是陪媽媽吃個晚飯再過去?從今年“五一”開始,幾乎沒有在家好好陪媽媽一個周末,內心很自責。
  “去吧,別影響了工作!”媽媽的支持,終于讓她下定了決心,同時平添了一些愧疚。
  “以上是市局‘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’主題教育專題讀書班和學習研討的精神,當前我站人員少、事情多,請各位職工一定要加強團結協作,各司其職,共同應對好接下來的降雨過程!”7月8日上午,萍鄉水文站會議室,站長姚國龍向全站職工吹響號角。
  “趕緊起來,現在出去測流”,是站長熟悉的聲音!剛躺下休息沒一會兒,她突然聽到門外一陣急促的敲門和命令聲。迷迷糊糊看下,才下午一點,窗外倒是下起了雨,打開手機軟件,幾個監測的站點的水位一路飆升,強降雨來臨了。起身,下樓,同站長一道開始往巡測車上搬運測流設備和雨具……
  雨水情的不斷升級,劉艷和站上其他同志一起,經歷了可能讓他們難忘的40個小時。
  據萍鄉市權威發布,7月7日1時至7月9日22時,我市全域遭遇百年罕見的大暴雨。此次強降雨是1956年水文站建站以來萍水河最高水位,1954年氣象建站以來單次過程降雨量最大。
  10日凌晨1點,萍鄉水文站房外,蛙鳴成片。換下難聞的衣服,好好沖了個澡,洗去身體的疲憊,劉艷瞬間覺得輕松不少,小時候困了挨著床就能睡著,現在她卻無法入眠。腦海里全是過去兩天發生的事情,紅色預警、纜道房被圍困、站房停電、蚊子和困蟲圍堵、水位超最高監測范圍、測量路上遇洪水繞路、應急隊支援……
  有時,在最累最難熬的時候,她經常會想起家中獨守的媽媽,會想起小時候媽媽的懷抱,可能此時媽媽也在操心自己女兒,是不是安全,是不是累了。
  她想,不論什么時候,自己一直還是媽媽眼中那位小公主。

 

在城市水文站測量

 

2 警察夢

  可能和其他女孩兒也有不同,劉艷除了有個公主夢,還一直有個警察夢。那是因為家里二爺爺的影響,劉艷和哥哥們都喜歡直接叫他爺爺。
  爺爺當過兵,穿軍裝的照片,威武、帥氣,轉業后爺爺又成了一名人民警察,腰桿筆直、劍眉星目。爺爺從小鼓勵劉艷和哥哥們努力讀書,不負眾望,四個孩子有三個先后考上了城里的高中。讀高中時,劉艷經常會和哥哥們到爺爺家里去玩,那時候,大家對他桌子上的軍用望遠鏡最感興趣。小小的她很向往,想象著背著它上戰場,查看軍情、保家衛國。爺爺還會經常跟他們講故事,抓壞人、保護好人。那時起,她和其他哥哥們一樣,都夢想成為一名警察,希望有一天也能穿上筆挺的制服,懲惡揚善,保護百姓。
  庭院有竹春常在。劉艷家和很多南方農村家庭一樣,門前門后種了很多竹子。有次爺爺站在竹林前,問小劉艷,知道為什么竹子是花中四君子嗎?劉艷似懂非懂地側著腦袋聽。爺爺說,他很喜歡竹子,因為竹子高風亮節、剛正不阿、淡泊名利,不管是做人還是做事,都應該學習竹子的品質,要像竹子生長一樣,敢于克服困難,破土而出。
  覺悟就是更高!以前一直就覺得爺爺和其他人不一樣,從那時起,劉艷更加崇拜爺爺了,一直默默將他作為自己的榜樣。
  爺爺曾經是家族里唯一一名黨員。2007年10月,剛去讀大學的劉艷,認真地向黨組織遞交了入黨申請書,她覺得成為一名光榮的共產黨員,就是向爺爺看齊,她要和爺爺一樣,做一個覺悟高的人,一個對社會有益的人。
  班團支部書記、院學生會女生部副部長,政治過硬、積極要求進步,政審合格……組織對她也很認可,劉艷如愿成為了他們班上第一批黨員,同她一批的僅有2人。
  從2010年4月7日起,劉艷成為了8000萬的一份子。雖然后來成為不了夢想中的警察,但是能和爺爺擁有共同的身份,她覺得也不錯。

 

劉艷(右一)正在給實習生講解
 

3 初心夢

  很小的時候,劉艷家里有臺黑白電視機,平時大人是不讓小孩看電視的,但每天晚上七點開始,爸爸都喜歡帶著全家一起看新聞聯播,那個時候還小,她不懂大家為什么看新聞不看電視劇,而且每次看新聞想說話都被爸爸打斷。
  1998年,九江發生了特大洪水,電視里,人民子弟兵一批批車開往一線,裝著沙包大卡車一車車推進河中堵水,官兵一排排組成人墻攔水……救人的場景對年幼的她觸動很大,有時候她發現新聞里這些的內容也有自己感興趣的,好像離自己很近。
  后來,偉岸的爸爸離開了,不再有人強求自己看新聞聯播。但是她還是會經常準時打開電視,看電視里的新聞,好像爸爸就在身邊。2004年的非典、2008年南方雪災、汶川地震……她想和爸爸分享自己的心得,新聞里不僅有大事重要事,還有很多人間大愛,黨員、志愿者主動請纓,去到前線,有的甚至付出了自己的生命。如果爸爸在,一定不會再打斷自己了。
  劉艷研究生畢業后,原本有很多機會留在大城市、大公司,但是她還是想回到自己的家鄉,奉獻這一片熱土。通過公務員考試歪打誤撞進入了水文行業。不光自己進入了水文,還差點把未婚夫帶入了。
  端午節,龍舟競渡,這個節日,南方的河面總是鑼鼓喧天。南方還有一個習俗,要走親訪友,尤其是新結親的。
  劉艷今年辦了一件大事,定了親事。依鄉俗,雙方在端午節要互相走訪,拜見對方父母,這樣可以越走越親。但是對于水文人來說,每年端午,雨總是如約而來。
  作為副站長,劉艷這次留在站上值班。最不想遇到的暴雨還是來了,測流靠她一個人基本完成不了,又不想其他同事和她一樣錯過端午,她嘗試著問下未婚夫,愿不愿來站上過個節。沒想到當即得到了回應,馬上改變回家的計劃過來幫忙,坐火車、晚點、轉公交,從宜春一路輾轉,3個多小時才到站上。
  測流設備ADCP、雨具,驅車到萍鄉站監測斷面、操作ADCP……水流湍急、橋上欄桿又高,第一次參與水文監測還是有點不適應,牽拉ADCP多個來回,大顆的汗珠從額頭滾下。“我看圖片以為很簡單,居然累出汗了,你們的工作真的很辛苦!”,測完時,未婚夫還喘著大氣。
  回到站上分析完流量成果,還要繼續作業,一人打手電筒,一人測雨量、蒸發量。忙完,他念叨著“餓過頭了,感覺都不餓了”……
  要不要換個環境?劉艷也猶豫過,這樣就可以好好陪媽媽,好好陪愛人了。但是,如果說僅僅是因為條件艱苦就退縮,爸爸知道會同意嗎?
  讓遠在天堂的爸爸驕傲,讓媽媽認可,能像爺爺一樣,為社會做更多有益的事情,不就是自己的初心嗎?想到這,她豁然了,也更加堅定了。

 

晚上操作纜道
 

  7月12日,省氣象局通報又有一輪強降雨,還沒休息夠的劉艷,和她的同事們又要出發了。
 

相關熱詞:

相關閱讀

最精准三肖六码3肖6码